坚守传统技艺 上万件古家具在他手里“复活”

2019-06-06 15:40:50来源:沙坪坝手机台

在土主镇田坝村,一家不起眼的门店里面堆放了数百件古家具,有椅子、木窗门、雕花床板等,它们几乎都有几十、上百年的光景。不过,平日难得一见的它们,刚到达时大都“缺胳膊少腿”。如今,它们又恢复了活力,重现昔日风采。这一“化腐朽为神奇”的背后,都得仰仗于古家具修复师刘成兴。今年56岁的刘成兴,16岁开始学艺,40年来,他为上万件古旧家具“把过脉”“问过诊”,让其焕发新生。

家传手艺

醉心古家具修复

走进他家,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摆放着的各种木质家具,大部分家具的上面都盖了厚厚的一层灰。清代椅子、雕花床板、各种零碎的家具构件……把家里挤得满满当当。“这既是我家,也是我的工作室,这些古旧家具都是我的宝贝呢!”正修复家具的刘成兴向记者说道。老刘的手艺来自家传,祖辈三代都是木工匠。他自幼在父亲刘云峰身边耳濡目染,对木作制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1979年,小学毕业后,便跟着父亲学木匠活。从最简单的刨木头开始,到研究木制家具每个部位的内部榫卯结构,手掌磨得水泡都变成了老茧。花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,父亲才正式让他独立修复古家具。“干修复古旧家具这行,我有一定的基础。”刘成兴告诉记者,他从小就喜欢画画,在绘图方面有一定基础。再加上后来经常跟随父亲外出做木工活,看得多了,刘成兴也具备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情趣。

在与刘成兴交谈中得知,古典家具被现代家具替代,所需的珍贵原材料匮乏,造成存世量日渐减少。修复古典家具不同于一般的木匠活,其技艺更要全面,囊括了锯、刨、凿、雕、镶嵌及上漆等工艺。“如果能把已损毁的古典家具修得像原来一样,不光恢复其使用功能,而且后人也能看得到。”从入行的第一天起,寻思修复古家具成为他每天的“乐事”。他以欣赏的眼光看待这些古旧家具,仔细研究其结构图案,做到胸有成竹后才开始动手修复。

修旧如旧

慢工出细活

修复这些“缺胳膊短腿”的老旧家具谈何容易?刘成兴说,修复古家具是一项很复杂的手工活,必须严格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,在原有家具的基础上进行修复,而不能随意更改,任意创作。可每件古家具做工不同,榫卯结构复杂,雕刻手法千差万别。

老刘看来,老家具本身就像是浩瀚历史的标本,其中凝结了前人留下的精湛工艺。“我觉得修复古家具是一种文化传承。”刘成兴说,市场上有许多仿古的明清家具,做得相当逼真。但是无论怎么仿,也达不到真品的艺术高度。为了原汁原味,刘成兴在修复时第一步就是先“把脉问诊”,根据老家具的“伤情”和年份产地、风貌等来制定修复方案,“做一件活儿要反复琢磨,这里面有文化有传统,只有把它揣摩透了,才能修旧如旧,看不出修补的痕迹。”制定好方案,就要进行整修,拆解、清洗、去漆、选料、配料、修补、打磨、做漆面……10多道工序后,把缺损的地方补齐,木料材质、颜色也要一样,最难的就是一些雕刻的地方,还得用同样的风格和花纹修补好。

“修复工作不能快,只能沉下心,慢慢来。”刘成兴一边修复,一边说,由于工艺精细、加工程序多,且全部靠手工操作,一些损坏程度大的古旧家具,甚至需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修复。还有的客户送来的古家具残缺不齐,只能凭借多年的经验,画了一张又一张图纸,再凭样修复。

记者注意到,刘成兴手边光修复的工具就达几十余种,有平刀、圆刀、刮刀、修光刀、三角刀、三角尺等。在老刘的精雕细琢下,修复的地方逐渐与原家具保持一致,重新焕发出光彩。

带徒授艺

期盼手艺得传承

如今,经刘成兴手中修复和收藏的古家具大大小小作品上万件,当地及周边区县的人都慕名找到他,让他帮忙修复古家具,或者前来购买收藏他修复好的作品。

谈及这一行当未来的发展,老刘担心地说,由于现代居住环境的改变,传统古家具失去了原先的依存条件,加之传统民俗日益淡化,许多的传统古老家具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,传统古家具修复技艺的用武之地日渐减少。同时,现在年轻人耐不住寂寞,普遍对传统手工艺“不感冒”,宁可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坐在案前琢磨工艺,收来的几个年轻徒弟熬一段时间熬不住就放弃了,也包括自己的儿子。面对这种后继无人的局面,刘成兴表示,只要还能动得了手脚,就会继续修复古老家具,并愿意带徒授艺,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这个队伍,期盼将这门老手艺真正传承下去。



记者手记

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、历史文化最悠久的国家之一,在其五千年的历史文化过程当中,灿烂辉煌的家具文化绵延千年,博大精深。由于木器较难保存等原因,很多古旧家具破损现象较严重,修复这些残损的古旧家具,对保护祖先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,具有重要意义。

在与刘成兴的交谈中,记者能深切地感受到一个非遗匠人对于传统文化的热爱,对于传统技艺的坚守。传统古家具修复师是一个辛苦的职业,没有耐心,没有恒心,是无法在这个行业里生存。显然,刘成兴四十年来坚守在这个磨砺人意志、考验人毅力的行业里,并不仅仅是为了生存。更多的是对这种传统文化的热爱,他把每一件传统家具当成一件艺术品去创作,就是要把传统文化的优秀基因融入到家具的每一寸当中。

一件家具,可以流传百年、甚至千年,但能够永远传承的不是木材本身,而是家具中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,匠人精益求精精神的完美意境。刘成兴把自己的情感、期望与梦想,深深地寄托在了每一件传统家具中。每一条刻痕,都是他快乐的印记;每一处图案,都是他美好的期望;每一件作品,都是他精彩的回忆。



沙坪坝手机台 记者:吴楠 谭鑫


文艺快报

more >

坚守传统技艺 上万件古家具在他手里“复活”

2019-06-06 15:40:50 来源:沙坪坝手机台

在土主镇田坝村,一家不起眼的门店里面堆放了数百件古家具,有椅子、木窗门、雕花床板等,它们几乎都有几十、上百年的光景。不过,平日难得一见的它们,刚到达时大都“缺胳膊少腿”。如今,它们又恢复了活力,重现昔日风采。这一“化腐朽为神奇”的背后,都得仰仗于古家具修复师刘成兴。今年56岁的刘成兴,16岁开始学艺,40年来,他为上万件古旧家具“把过脉”“问过诊”,让其焕发新生。

家传手艺

醉心古家具修复

走进他家,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摆放着的各种木质家具,大部分家具的上面都盖了厚厚的一层灰。清代椅子、雕花床板、各种零碎的家具构件……把家里挤得满满当当。“这既是我家,也是我的工作室,这些古旧家具都是我的宝贝呢!”正修复家具的刘成兴向记者说道。老刘的手艺来自家传,祖辈三代都是木工匠。他自幼在父亲刘云峰身边耳濡目染,对木作制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1979年,小学毕业后,便跟着父亲学木匠活。从最简单的刨木头开始,到研究木制家具每个部位的内部榫卯结构,手掌磨得水泡都变成了老茧。花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,父亲才正式让他独立修复古家具。“干修复古旧家具这行,我有一定的基础。”刘成兴告诉记者,他从小就喜欢画画,在绘图方面有一定基础。再加上后来经常跟随父亲外出做木工活,看得多了,刘成兴也具备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情趣。

在与刘成兴交谈中得知,古典家具被现代家具替代,所需的珍贵原材料匮乏,造成存世量日渐减少。修复古典家具不同于一般的木匠活,其技艺更要全面,囊括了锯、刨、凿、雕、镶嵌及上漆等工艺。“如果能把已损毁的古典家具修得像原来一样,不光恢复其使用功能,而且后人也能看得到。”从入行的第一天起,寻思修复古家具成为他每天的“乐事”。他以欣赏的眼光看待这些古旧家具,仔细研究其结构图案,做到胸有成竹后才开始动手修复。

修旧如旧

慢工出细活

修复这些“缺胳膊短腿”的老旧家具谈何容易?刘成兴说,修复古家具是一项很复杂的手工活,必须严格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,在原有家具的基础上进行修复,而不能随意更改,任意创作。可每件古家具做工不同,榫卯结构复杂,雕刻手法千差万别。

老刘看来,老家具本身就像是浩瀚历史的标本,其中凝结了前人留下的精湛工艺。“我觉得修复古家具是一种文化传承。”刘成兴说,市场上有许多仿古的明清家具,做得相当逼真。但是无论怎么仿,也达不到真品的艺术高度。为了原汁原味,刘成兴在修复时第一步就是先“把脉问诊”,根据老家具的“伤情”和年份产地、风貌等来制定修复方案,“做一件活儿要反复琢磨,这里面有文化有传统,只有把它揣摩透了,才能修旧如旧,看不出修补的痕迹。”制定好方案,就要进行整修,拆解、清洗、去漆、选料、配料、修补、打磨、做漆面……10多道工序后,把缺损的地方补齐,木料材质、颜色也要一样,最难的就是一些雕刻的地方,还得用同样的风格和花纹修补好。

“修复工作不能快,只能沉下心,慢慢来。”刘成兴一边修复,一边说,由于工艺精细、加工程序多,且全部靠手工操作,一些损坏程度大的古旧家具,甚至需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修复。还有的客户送来的古家具残缺不齐,只能凭借多年的经验,画了一张又一张图纸,再凭样修复。

记者注意到,刘成兴手边光修复的工具就达几十余种,有平刀、圆刀、刮刀、修光刀、三角刀、三角尺等。在老刘的精雕细琢下,修复的地方逐渐与原家具保持一致,重新焕发出光彩。

带徒授艺

期盼手艺得传承

如今,经刘成兴手中修复和收藏的古家具大大小小作品上万件,当地及周边区县的人都慕名找到他,让他帮忙修复古家具,或者前来购买收藏他修复好的作品。

谈及这一行当未来的发展,老刘担心地说,由于现代居住环境的改变,传统古家具失去了原先的依存条件,加之传统民俗日益淡化,许多的传统古老家具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,传统古家具修复技艺的用武之地日渐减少。同时,现在年轻人耐不住寂寞,普遍对传统手工艺“不感冒”,宁可出去打工也不愿意坐在案前琢磨工艺,收来的几个年轻徒弟熬一段时间熬不住就放弃了,也包括自己的儿子。面对这种后继无人的局面,刘成兴表示,只要还能动得了手脚,就会继续修复古老家具,并愿意带徒授艺,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这个队伍,期盼将这门老手艺真正传承下去。



记者手记

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、历史文化最悠久的国家之一,在其五千年的历史文化过程当中,灿烂辉煌的家具文化绵延千年,博大精深。由于木器较难保存等原因,很多古旧家具破损现象较严重,修复这些残损的古旧家具,对保护祖先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,具有重要意义。

在与刘成兴的交谈中,记者能深切地感受到一个非遗匠人对于传统文化的热爱,对于传统技艺的坚守。传统古家具修复师是一个辛苦的职业,没有耐心,没有恒心,是无法在这个行业里生存。显然,刘成兴四十年来坚守在这个磨砺人意志、考验人毅力的行业里,并不仅仅是为了生存。更多的是对这种传统文化的热爱,他把每一件传统家具当成一件艺术品去创作,就是要把传统文化的优秀基因融入到家具的每一寸当中。

一件家具,可以流传百年、甚至千年,但能够永远传承的不是木材本身,而是家具中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,匠人精益求精精神的完美意境。刘成兴把自己的情感、期望与梦想,深深地寄托在了每一件传统家具中。每一条刻痕,都是他快乐的印记;每一处图案,都是他美好的期望;每一件作品,都是他精彩的回忆。



沙坪坝手机台 记者:吴楠 谭鑫


  • 演出资讯
  • |
  • 非遗圈
  • |
  • 匠心

文艺快报

more >

艺咖馆

more >

精选专题

more >

品牌活动

more 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