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艺咖馆】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这群90后重庆崽儿的曲艺梦确实可以
从无人知晓,到获得重庆市曲艺大赛大奖;从台下观众寥寥无几,到走进书场的人越来越多。原声社虽然年轻,但却以惊人的力量迅速成长。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重庆文艺网 > 首页>新闻资讯> > 正文

【艺咖馆】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这群90后重庆崽儿的曲艺梦确实可以

2019-04-25 16:08:21 来源: 重庆文艺网 条评论
【摘要】 从无人知晓,到获得重庆市曲艺大赛大奖;从台下观众寥寥无几,到走进书场的人越来越多。原声社虽然年轻,但却以惊人的力量迅速成长。

“李宇春唱的《蜀绣》是我们四川独有的文化。你们重庆有吗?”

“怎么没有,你听好了!”

“红岩上红梅开,千里冰霜脚下踩,三九严寒何所惧,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。”一段《红梅赞》刚落音,台下观众欢呼声、鼓掌声不断。

近日,原声社两位90后历时近1个月创作的男女相声《重庆歌声成都曲》,在沙坪坝巴渝书场欢乐上演。

作为重庆为数不多的民营曲艺团队,原声社其实才刚刚过完一周岁生日。从无人知晓,到获得重庆市曲艺大赛大奖;从台下观众寥寥无几,到走进书场的人越来越多。原声社虽然年轻,但却以惊人的力量迅速成长。

6位原声社的中坚份子。

师范生的曲艺梦

“接触曲艺之后,只能用2个字形容:真香。”

“我开怀大笑/换片刻逍遥/悲欢离合天知晓/醒时对人笑/梦里全忘掉/喜怒哀乐随风飘……”就像每次演出前歌曲里唱的这样,原声社有着90后特有的自信潇洒。

余正豪、李霏、甘函、齐宪佩、赵威海、李晓楠,这6个年轻人是原声社的中坚份子。

除了李晓楠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外,其余都是因为喜欢曲艺走到了一起,尤其是余正豪、李霏、甘函3人,同是重庆师范大学的学生。

原声社社长余正豪。记者 吴思佳 摄

23岁的余正豪是原声社社长,从小就喜欢表演的他在大学前就是学的表演专业。“艺考有身高要求,但我身高达不到标准。”余正豪苦笑。

不喜欢、不支持的人很多,但余正豪心中一直憋着一股劲儿,就是想证明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。于是,当他进入重庆师范大学后,迅速加入相声社团——聚逗社。

在这里,他尽情享受演戏带来的愉悦。

原声社演出时,巴渝书场观众满座。

同年,一位叫李霏的四川妹子成为重师大一新生。在选择社团的时候,生性开朗的她却碰壁了。“当时余正豪也是表演团团长,他觉得我太闹了,不好管我,拒绝我加入表演团。”

于是,当李霏发现余正豪是聚逗社社长后,对这个社团一无所知就赌气加入,“社团是只要交钱就能进,他不能拒绝我。”在交完钱后,李霏才知道聚逗社是说相声的。

“‘上台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’这几个字,余正豪让我说了一晚上。第一次发现我不会说话了。”回想起第一次上台经历,李霏仍不能忘怀。“说得多、听得多、看得多了才慢慢有感觉。”

李霏(左)和甘函。记者 吴思佳 摄

第二年,98后重师学生甘函进入聚逗社,“最开始我学的是戏剧,对曲艺不感兴趣。后来接触了曲艺,只能用2个字形容:真香。”

2017年12月,原声社成立,这3名聚逗社的资深社员成为了原声社的骨干。随后,齐宪佩、赵威海、李晓楠等人的加入让这个尚且年少的社团逐渐壮大起来。


李晓楠。

野路子的逆袭

“他们在演自己,塑造年轻人的形象。”

“原即本来,声即声音。原声意指最初的声音,最纯粹的曲艺和表现形式。”用最地道的地方方言表演,是原声社一直坚持的初心,但这个过程却往往艰难曲折。

2018年3月,初具规模的原声社在大学城的一家咖啡厅开始了首场演出。但由于演出经验不足,节目选择上以传统相声为主,观众寥寥无几。

“当时卖票一张15元,但是最惨的一场下来,收入不到100元,社员的工资都不够发。”余正豪深知如果不改变,脚下的路更加艰难。3个月后,他们停止了在大学城的演出。

川渝两地历来茶馆兴盛,茶馆的热闹还包括了里面的曲艺演出。“其实在川渝人心里,一直都有一块地方是留给曲艺,可惜如今的茶馆逐渐没落,曲艺相对也就少有聆听了。”

精彩的节目逗得观众开怀大笑。

在一个月的休演中,余正豪思来想去,最终决定走最接地气的一条道路,“重庆人,当然要看重庆味道的曲艺节目撒。”

同年7月,余正豪带着团队重新开始在白象街演出。这一次,节目有了新特点——巴渝味道。

在白象街演出的三个月里,他带领团队不断创造摸索。日夜颠倒的奋斗,原声社共创作和改编了32个作品。

其中,幽默呈现成渝风情的男女相声《重庆崽儿成都妹》是余正豪最“宝贝”的作品,也是这个作品,于去年获得我市最具影响力的曲艺专业赛事——重庆市第六届曲艺大赛表演奖。

重庆市第六届曲艺大赛颁奖现场。李霏(左四)、余正豪(右三)。资料图

“《重庆崽儿成都妹》获得表演奖,毫无争议。这个节目非常接地气,一看就是热爱生活、思考生活、拥抱生活的人写的。两位演员在台上的表演非常可爱、纯真自然。他们让我眼前一亮,因为他们没有遵循陈旧保守的模式,他们在演自己,塑造年轻人的形象,这是非常难得的。”

牛群为他们传授经验。记者 吴思佳 摄

这是来自著名相声演员牛群的评价,余正豪在台下默默地听着,喜悦之情无法压抑,却难以言表。

重庆曲艺的新发展

“他们能敏锐捕捉生活热点,创作出重庆味道的作品。”

“都说重庆人耿直,可是你们小面馆老板就不耿直,吃个面问我一大堆问题。问我汤多还是汤少要藤藤菜还是飘儿白要宽面还是细面……我就吃个小面那么多事。”“嗨,什么叫多事啊。我给你说这是重庆人的热情和服务周到。”

每周五晚7点半,30岁的朱福君和友人叶茂总会准时坐在巴渝书场。他们端着茶杯,看着红木戏台上,这群年轻人说学逗唱,用一个个精彩爆笑的曲艺节目驱散这一周的疲惫,开启一个欢乐的夜晚。

余正豪和赵威海(右)。

自从在白象街发现这个“宝藏团队”后,朱福君一直追随着原声社。在他看来,这群朝气蓬勃的90后用自己独特的眼光,将传统曲艺与重庆文化、特色方言进行创新融合,重新诠释“有趣有料有情景”的新巴渝曲艺。

相声、快板、金钱板、评书、谐剧、荷叶;《重庆歌声成都曲》《我爱重庆话》《重庆崽儿重庆范》……

他们一边接受前辈的指点,如重庆知名表演艺术家、侯派相声非遗传人仇小豹,青年相声演员胡焕阳;一边奇思妙想,创作出更具巴渝特色,让观众开怀大笑的作品。

“传承和创新其实是一体的,如今的传统,也是前辈们的创新。”余正豪说这句话的时候很郑重,很真诚地看着你。“一个是基础,一个是发展,都不能丢掉。”

齐宪佩(右)。

当然,还有新兴的互联网为他们提供了丰沃的土地。

微博、抖音、B站……经过不同“换装”后的曲艺节目扩散到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,让全国各地的人们通过观看原声社的演出了解重庆、认识重庆、爱上重庆。

“这是一群有想法的年轻人,他们不受条条框框的约束,精力充沛,不计付出,对艺术非常执着;他们创作能力强,能敏锐捕捉生活热点,创作出许多重庆味道的作品,丰富市民生活。”重庆市曲艺家协会主席鲁广峰认为原声社有示范性作用,给一些有想法却还没行动的团队指出方向,“我们会加大对此类团队的扶持力度,让山城曲艺百花齐放。”(本文图片除署名外,均由受访者提供)

文/记者 吴思佳 实习生 闵诗岚

文艺快报
MORE
专题
MORE
访谈
MORE
黄万波:与熊猫同行65载 87岁终圆梦

扫描二维码,关注文艺网

Copyright ©2016 www.cqwenyi.net,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ICP备案:渝ICP备11000637号-21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